文博之窗

时间图轴上的千年扬州


发布时间:2022-04-30 11:46:15   来源:扬州博物馆   作者:编辑:王淑梅

何为“国家历史文化名城”?

何为“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国家历史文化名城是根据北京大学侯仁之、建设部郑孝燮( xiè)和故宫博物院单士元三位先生提议而建立的一种文物保护机制。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确定并公布的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均为保存文物特别丰富、具有重大历史价值或者纪念意义,且正在延续使用的城市。1982年,国务院公布了中国首批24座国家历史文化名城,扬州荣列其中。

“扬州是个好地方,特别是文明、文化、历史古城,在全国都很有分量。”扬州有着两千五百多年的悠远历史;扬州有门类众多保存完好的文物遗存;扬州有延续千年的文化传统和形质丰富的文化内涵;扬州更是一个同大运河一样筑造了两千多年、发展了两千多年、并且在今天乃至将来依旧发挥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价值的城市。今天,我们重温一个问题——扬州何以成为首批“历史文化名城”?在回望中,我们进一步理清来时的路径,以期在展望未来时能够确定更合理的方向。

“让文物说话、把历史智慧告诉人们”。那么,我们先从扬州博物馆的14万件(套)文物中遴选一批重要文物开始,听扬州博物馆馆长束家平解读扬州历史故事。

歌吹沸天

工笔重彩的汉代扬州百工图

NO.1 | 广陵王玺金印

“殿下,广陵国到了。”属下的话,打断了东汉第一代广陵王刘荆的思绪,拉开车帘向外看去,映入眼帘的是纵横交错的街道、鳞次栉比的房宇。这是一座热闹非凡的城市,人烟稠密,熙熙攘攘,驾肩而行,来来往往的车辆时不时地相撞牵挂,歌声、笑声、喧闹声,如沸腾的波涛,直冲云天。

▲汉·广陵王玺金印 南京博物院藏

公元58年,汉明帝即位不久,刚被封为广陵王的刘荆被送出洛阳,前往广陵国。汉代的广陵国是分封的诸侯国,其范围在今天的扬州、江都和高邮一带,这一地区环境优美,物产丰富,公元前117年,汉武帝刘彻的儿子刘胥被封为西汉第一代广陵王。及至刘荆,已经是第七代广陵王了。

刘荆摩挲着手中的广陵王玺,心中想的全是“凭什么是刘庄即位”,也正是这份自负,导致了刘荆的悲剧。因为多次出言冒犯皇上,朝中大臣纷纷上奏,请求严惩。最终,刘荆选择了自杀。此后,朝廷也取消了广陵国。

▲汉·广陵王玺金印 南京博物院藏

死后陪伴刘荆入葬的就是这枚纯金铸成的广陵王玺,“广陵王玺”四字展现了汉代高超的制作工艺。刘荆墓中同时出土了大量金银饰品,如镶嵌松石的金皇冠、镶嵌水晶泡的金圈和镶嵌琥珀的九子奁盒等。从中不难看出,汉代扬州的金银镶嵌和珠宝漆器制作技艺之高超。

NO.2 | 错银铜牛灯

夜幕低垂,广陵王刘荆舒适地席地而坐,宫人们连忙上前,点亮案几上的青铜灯,灯光虽微弱,却足够照亮刘荆手中的案牍。

如果不说,你很难想象这样高大的青铜器是一盏灯。将近半人高的铜灯是一头俯首站立的黄牛造型,双角上耸、四足矮而敦实、尾卷曲向上,十分逗趣。

▲汉·错银铜牛灯 南京博物院藏

来源:南京博物院微信公众号

一阵风袭来,火焰有些许飘动,宫人小心地拨动铜牛灯的把手,灯盘随之转动,有菱形格状镂孔和小环的灯罩遮住火焰,挡住了风的“侵袭”。燃烧许久,殿内依旧芳香如许,不曾产生一丝的烟尘味道。仔细观察,原是因为灯罩与牛首间连接的弧形管道,灯火点燃后,产生的烟尘通过弯管导入牛腹中的清水里,从而保持室内空气不受污染。

▲错银铜牛灯结构线图

▼馆长说

汉代“视死如视生”的生死观直接造成厚葬之风盛行,扬州的汉代考古成果卓著,让我们有了一睹汉室宗亲真实生活的机会。

汉代的扬州富可敌国,雄霸东南——水运初盛,盐务兴起,手工业发达,人才辈出。

昔日的广陵国属南北交汇之地,物质文化的高度繁荣第一次将扬州的文明推向巅峰。文明的突出表现便是手工业的发达,从出土的文物来看,不仅品种繁多,制作均精致优良,无不反映出广陵人的聪明与才华。

霞映两重城

青绿绮丽的唐代扬州商旅图

NO.1 | 青花碗瓷片

晚唐年间,一日的清晨,河南巩县窑口,窑主在苦思冥想,为什么高鼻子蓝眼睛的西亚客人对巩县窑拿手的三彩不感兴趣。在商贾如云的扬州城集市上,因为色彩艳丽,巩县窑出品一直都是市场的抢手货,唯有西亚人在货铺前指指点点,用蹩脚的中文说着“淡一点的”。

凭借着这句话,窑主在每天烧制之余,一直调试着新的釉色,要比三彩淡,那么底色就施全白,将青色的钴料一遍遍仔仔细细地描将上去,与“浓妆艳抹”的三彩相比,手中的瓷器素面朝天,好似清水出芙蓉。

试完了釉色,窑主尝试着做了一批瓷碗与瓷盘,以唐代常有的云气纹与忍冬花纹饰装点,小心翼翼地装进木箱内。带着这批“试销品”,窑主再次踏上了扬州的行程。

抵达时已是晚上,陶瓷集市依旧人潮涌动,正应了那句“夜市千灯照碧云”。繁忙的港口上,络绎不绝的商船穿梭、停靠,不同肤色的外国人走下商船,在集市“淘宝”。

▲唐·青花碗瓷片 扬州博物馆藏

巩县窑的青花瓷碗一下子抓住了一位阿拉伯人的眼光,一连买了三个青花瓷盘。这位阿拉伯商人气喘吁吁地抱着“战利品”回到商船,而他的船在千百年后,被打捞上来的今人命名为“黑石号”。

三个青花瓷盘还未得到市场的检验,便沉睡海中。所幸,巩县窑窑主制作的其他青花瓷器得以在扬州出土,颠覆中国陶瓷烧造的历史,将中国青花瓷历史提早了数百年。

NO.2 | 打马球纹铜镜

草长莺飞的四月天里,张家二姑娘与闺蜜们相约了一场马球赛。

骑上马,在马球场飞驰,左手拉紧缰绳,右手紧握鞠杖,瞄准地面滚动的球,向着球门,奋力一挥!球进了!锣鼓声随之响起,夹杂着场边的喝彩声,标志着进球的旗帜高高扬起,恣意的笑容在张家二姑娘的脸上洋溢。

▲唐·打马球纹铜镜 扬州博物馆藏

汉代之前,中国是没有打马球运动的,后来由波斯传入我国,到了唐代,深得皇帝和贵族的喜爱,这项运动得以流行起来。不仅如此,妇女也参加到打马球运动的行列,这足见唐代开明与开放的社会风尚。

艺术来源于生活,作为唐代的全国最大的铜镜产地,打马球也成扬州铜镜匠人的创作题材,铜镜上不仅有打马球者,还可以看到人与球之间衬以高山、花卉纹,一动一静两相宜。

▼馆长说

唐代扬州,因其特殊的地理位置,成为海上丝绸之路上的重要港口。无论是北上京城还是南下远航,扬州都是必经之地。同时,唐代的扬州手工业发达,是铜镜和金银器的重要产地,也是各种瓷器的集散地,来自中国各个窑口的瓷器在这里汇集,当时著名的长沙窑、邢窑、越窑等窑口的瓷器都是在扬州装船出海的。

繁荣的海上贸易,吸引了众多波斯人和阿拉伯人前来经商。留存至今的唐代伊斯兰教清真寺、唐代三彩胡俑和骆驼俑等文物遗迹,都是阿拉伯人曾经在扬州生活的印迹。

文物无言,却在无声地记录历史,透过它们,唐代扬州国际化大都市的景象浮现于眼前。

淮左名都

清逸雅致的宋元扬州文韵图

NO.1 | 霁蓝釉白龙纹梅瓶

元朝人尚白,尚蓝,正如元人最简洁的自述“国俗尚白,以白为吉”,而蒙古民族又自古便有“苍狼白鹿”的传说,他们尊重敬视,蓝白是万能的“长生天”和祖先的颜色标志。

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景德镇的青花瓷进入大规模生产。但是,作为全国的陶瓷中心,景德镇的陶工自然不甘于此,他们创新性地研制出了霁蓝釉瓷器。相比青花,霁蓝釉的难度更高,发色也不够稳定,一件成功的霁蓝釉瓷器需得占尽“天时地利人和”。

这一天,窑口极为难得地找到了一批进口钴料,陶工小心翼翼地为小口、短颈、丰肩的梅瓶上了釉色,通身上完霁蓝釉后,按照当时的审美,陶工还在瓶身上用青白釉雕饰了一条活灵活现的白龙。

▲元·霁蓝釉白龙纹梅瓶 扬州博物馆藏

放入窑内后,自然是充满着希冀的等待,当然,还要掌控好窑内的温度,温度低了釉色就会发黑,温度稍高就会出现流釉现象。终于到了“揭晓答案”的时刻,陶工们从窑内取出梅瓶,只一刹那,如宝石般晶莹透润的釉色,引来整个窑工人们的惊呼——眼前的梅瓶,蓝釉发色稳定、深沉、匀净不晕散,青白釉雕饰的白龙活灵活现,极其具有张力。

千百年后,这份惊呼的深情,几乎出现在每一位亲眼看见霁蓝釉白龙纹梅瓶的观众脸上。目前世界仅存的三件白龙梅瓶中,扬州博物馆所藏的这件,是当中保存最完整、最大的一件。

▼馆长说

没有人知道,这件宝物是如何流传至扬州的。元代的扬州因地处南北枢纽,也有过短暂的繁荣,但是运河的断流又让扬州的地位一落千丈。或许,霁蓝釉白龙纹梅瓶的传奇身世,也在映照宋元以后扬州的迷离,而其所代表的顶级技艺,也代表扬州千百年始终赓续的城市文脉。

繁华胜地

浓墨重彩的清代扬州风尚图

NO.1 | 山子雕《大禹治水图》

“玉料到了!”随着一声通传,两淮盐政在建隆寺设立的玉局内,十余名扬州工匠翘首以盼。新疆和阗(今和田)一带的密勒塔山开采了一块极品的青玉,重达10吨,乾隆帝认为如此罕见的大玉应该用来表现丰功伟绩,工匠自然是选择声名远扬的“扬州工”。

经由运河的运输,玉石终于抵达扬州,在工匠们面前揭开神秘的面纱,同时送来的还有画匠贾全按玉山的正、背、左、右四面共画的四张图样,以及根据图样制成的蜡样。蜡样和玉料运抵扬州后,由于天气较热可能会导致蜡样融化,所以又申请重新按图样做成木样运往扬州。

待一切准备工作就绪后,扬州工匠正式开始在玉料上依照木样大小和纸样所贴深浅尺寸、数目对玉料进行打取钻心、雕刻光细。

饶是代表了清代玉雕最高水准的“扬州工”,面对如此庞大的玉料,难度也是空前的。琢磨玉山时,为了方便上下、前后、左右同时多人制作,沿玉山周围搭了一棚架,棚架上有可供上下左右活动升降的构造。除用传统的琢玉铊子外,工匠们还利用大小口径的管钻,以便雕刻玉山上深进的山洞、镂雕的树木枝干叶脉等等,并用金刚石特制的刻玉刀雕琢。

乾隆帝对这座玉山雕琢尤为挂心,亲自筹划了制作全过程,工匠们在凿玉前,要把每一张图纸、每一个纹样先交由皇帝过目并批示,如不满意就要及时修改,直到敲定。

▲清·山子雕《大禹治水图》

故宫博物院藏

清乾隆五十二年,当工匠雕完整座玉山的最后一笔,眼前的成品令人震撼——既有峻岭叠嶂、悬崖峭壁、飞流瀑布的自然景象,又有十几处人物神情、动作各异的治水场景,玉匠师随形施技,采用浮雕、凸雕、深雕等技法,将题材与玉石料的原有形状巧妙结合,体现出“扬州工”登峰造极的雕刻技巧,而此时距离玉材抵京已经过去了六年。

NO.2 | 棕色漆刻梅花纹鼻烟壶

夕阳西下,扬州埂子街达士巷古榆书屋内,雕漆名匠卢葵生依旧没有放下手中刻刀,最近他又收到了来自紫禁城的“订单”。以往他最擅长的是漆砚盒与漆砂砚,如何突破自我,将自己的高超技艺以其他形式展现,卢葵生暂时还没有思绪。

走出家门,在街上闲逛,看看繁华的扬州夜景,听听城内的贵公子们最近的时兴玩意儿,这时候一个灵感划过卢葵生的脑海中——在富商们争奇斗富的酒楼内,贵公子们几乎人手一个鼻烟壶,将雕漆与鼻烟壶结合起来是什么效果?

▲清·棕色漆刻梅花纹鼻烟壶

故宫博物院藏

灵感来了,就立刻付诸实践。当晚,卢葵生就开始了绘画构图,依旧选择他最爱的梅花题材。笔尖在宣纸上刷刷画过,一株折枝梅花跃然纸上,虽雕漆是主业,但是卢葵生的绘画意境亦甚为雅洁,这也是沿袭扬州当时的主流画风。

接下来的日子里,卢葵生闭门创作,数日后,一枚棕色漆刻梅花纹鼻烟壶诞生,其腹部一面浅刻的一株折枝梅花与另一面阴刻行书“好花清影不须多”相呼应,表现出江南文化情调和文人意趣。

此后,与这件鼻烟壶一同出品的卢葵生雕漆作品随着运河的水流,“淌”进紫禁城,也将扬州工匠的美名远扬。在他的带动下,扬州成为全国紫砂漆器、雕漆制作中心。如今,这件鼻烟壶也是卢葵生传世漆器中,唯一一件鼻烟壶,在故宫博物院中珍藏。

▼馆长说

清代是扬州社会经济文化的鼎盛时期。

运河的连通、盐业的繁荣,扬州成为商贾汇聚的福地。富庶的经济,推动了城市的消费水平,大批文人墨客慕名而来,企图在扬州实现个人成就,铸就了扬州文化的高峰。

同时代还诞生了“扬州八刻”,囊括了木刻、竹刻、砖雕、骨雕、漆雕、玉雕等等。这些传统技艺的产生与特定历史环境下民众生产生活方式相关联,随着人们审美价值观的嬗变而衍生,同时受到不同时期经济社会发展和文人文化渗透等因素的影响,扬州的手工艺水平也在此间登峰造极。

文章转载自扬州日报,并做细微改动

部分文物摄影 | 王晓涛


责任编辑:wsm
0
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长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长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 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 件来源:“新长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长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 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 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长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新闻纠错:010-63728972 邮箱:3590880052@qq.com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长城网联系。

长城资讯

友情链接

新长城网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群众邮箱 工作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