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印记

班超闯西域


发布时间:2021-10-21 20:43:44   来源:中国民族博览   作者:吕文利
  
班超塑像
    张骞"凿空"西域后,汉朝设立西域都护府,标志着汉朝对西域建立起了直接的统治。但是到了西汉末年,对西域的控制渐趋无力。公元8年,外戚王莽篡汉,以"天无二日,土无二王"为由,将西域的王改为侯引起了不满,匈奴乘机把势力往西域延伸,最终又控制了西域,张骞"凿空"西域以来的果实就此断送。
    东汉初年,中原渐渐稳定,西域不堪忍受匈奴的盘剥,纷纷遣使请求光武帝刘秀模仿前朝,重设都护府。过了四五十年的东汉经过休养生息,决定重新打通西域故道。
    汉明帝永平十六年(公元73年),当时汉朝政府派奉车都尉窦固等人统领四路大军征伐北匈奴,班超跟随窦固出征,任代理司马。班超是一位有壮志之人。他的父亲班彪立志续补司马迁的《史记》,作《后传》65篇;他的哥哥班固和妹妹班昭,编纂汉代史书,成就了史家巨著《汉书》。但他把笔一扔,说∶"大丈夫应该像傅介子、张骞那样去西域建功立业,以取封侯,怎么能天天在笔砚转呢?!"这就是成语"投笔从戎"的出处。班超作战勇敢,深得窦固赏识,命他出使西域诸国,主要是联络感情,孤立北匈奴,打通汉朝通往西域的丝绸之路故道。于是,班超领着郭恂等36人的小部队,雄赳赳气昂昂地出发了。经过艰苦跋涉,他们越过宽阔的盐泽(现新疆罗布泊),到达了鄯善国(现新疆若羌一带)。当时鄯善不仅是汉朝通往西域南北两道的中转站,也是战略要地。打通鄯善,左可以进而争取匈奴控制较弱的南道诸国,右可以威胁倒向匈奴的北道诸国。此时汉朝军队刚大破匈奴,所以班超等人一来,原本依附匈奴的鄯善国王很热情,突然变得疏远起来。班超了解到实情,用火攻之计奔袭了匈奴使者营地。鄯善国王无言以对,只有归附汉朝,并把自己的儿子送往汉朝,作为质子。
    班超被任命为司马,再次出使西域。第二次出使来到了关键的一站——于阗(现新疆和田)。于阗是丝绸之路南道上的一个大国,此时已攻破南道上的另一个大国莎车(现新疆喀什地区)。因此国王广德趾高气扬,对班超十分冷淡。当时于阗国迷信巫术,认为巫师地位崇高,是天神和王之间沟通的桥梁。有一天,巫师想要让于阗与汉朝决裂。班超很镇定,提着巫师的人头去见广德。广德一看通神的巫师他都敢杀,大为惶恐,于是就乖乖归附了汉朝。班超代表汉朝政府,重赏了广德和他的臣下。于阗一降,南道的其他小国纷纷归附。

班超看相
    公元74年,班超率部到达疏勒(现新疆喀什地区)。疏勒位于南北两道的汇合点上,是汉朝连接中亚的通道,打通它,丝绸之路才能完全畅通。而此时的疏勒,被北道大国龟兹(现新疆库车一带)控制着。班超派部下田虑去劝降兜题,兜题不降,被田虑捉拿。班超立原来国王的侄子为疏勒国王,在西域诸国赢得了美名。
    此时,汉朝对北匈奴的战事也节节胜利,并重置西域都护和戊、己二校尉。由此王莽之后撤销的这些机构又再恢复,东汉与西域各国的使节、商人不绝于途,丝绸之路重又繁盛起来。
公元75年,西域再度陷入混战,原本偃旗息鼓的北匈奴卷土重来,严重打击了汉朝在西域的势力。汉朝决定放弃西域,撤销西域都护和戊、己二校尉,关闭玉门关,并让班超等人回国。疏勒国听说班超等人要回国,都很害怕。于阅国的人也不让班超回去。班超此时想起自己西域封侯的抱负未酬,毅然决定留在西域。
    班超回到疏勒后,制定了以疏勒为基地,联合南道诸国,逐一攻破被匈奴控制的北道诸国的战略。公元78年,他率领疏勒、于阗等国联军1万多人,攻破姑墨。公元80年,班超联合各国力量,南灭莎车,西联合大月氏(现阿富汗一带),打通了丝绸之路南道,削弱了匈奴支持的北道诸国的力量。
    公元89年至91年,汉朝对匈奴屡次用兵,大破北匈奴,迫使其西迁,基本解除了北匈奴对汉朝的威胁。北道诸国失去了匈奴这个后台,便先后归附汉朝。公元91年12 月,汉朝重新设置西域都护府,以班超为西域都护,管辖西域诸国。公元94年,班超调集各国军队7万余人攻下尚未归附的焉耆、尉犁和危须三国。至此,西域大小50余国均归附了汉朝,汉朝经西域至中亚的丝绸之路重新打通。公元95年,汉和帝封63岁的班超为定远侯,使他实现了西域封侯的理想。

班超弃笔从戎驻守此地
    封侯后的班超在西域继续精心治理,天山南北欣欣向荣。公元97年,他派甘英出使大秦(罗马帝国),试图沟通遥远的欧洲。但是甘英一行到了安息西界的西海(现波斯湾)沿岸一带就止步不前了。不过,甘英此行进一步丰富了汉朝对于中亚甚至欧洲的认识,具有中西交流的重要意义。
    西域一天天稳定,公元102年8月,年老体衰的班超因思念家乡终于回到了洛阳,拜为射声校尉。班超以个人才智实现了万里封侯的抱负,而国家亦在军事、经济等方面给予支援,由此形成了个人抱负与国家利益的高度契合,丝绸之路在东汉得以延续,形成了继西汉之后的又一个繁荣期。班超也将自己的名字深深印在了丝绸之路的历史上。
                                                                                                                                    (作者为中国社科院中国边疆研究所副研究员)

责任编辑:ji
0
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长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长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 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 件来源:“新长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长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 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 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长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新闻纠错:010-63728972 邮箱:3590880052@qq.com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长城网联系。

长城资讯

友情链接

新长城网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群众邮箱 工作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