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之子

“长城之子”董耀会:保护长城,需要检察力量


发布时间:2022-04-03 13:05:42   来源:方圆杂志   作者:记者丨刘亚

中国长城学会副会长、河北地质大学长城研究院院长董耀会已经有38年的长城缘,他是当之无愧的“使者”和“卫士”,也被誉为“长城之子”。

可以说,保护长城这项工作,从20世纪80年代到现在,董耀会几乎每天都在做,“实际上我可能一辈子就做了这一件事。但比起长城2600多年的历史,自己的38年又算得了什么?对我来说,能有机会参与这么一个伟大的工程几十年,是倍感荣耀的一件事。”董耀会接受《方圆》记者采访时说。

董耀会有38年的长城缘,被誉为“长城之子”。

1

为什么要保护长城

《方圆》:作为徒步长城的“第一人”,您当时是如何产生这个想法的?

董耀会:这要从我的成长经历说起。1957年,我出生于河北秦皇岛。秦皇岛角山的明长城婉蜒向东,直到秦皇岛海滨老龙头。到18岁时,我正式成为电业局的一名外线工。因为长期在野外工作,经常接触长城,接触长城多了就想了解长城,什么时候修的?什么人修的?修它做什么?但当时这方面的书太少了。

后来我就萌生了一个念头,历史上长城是分段修建的,也是分段守卫的,应该没有人完整地走完过长城。我想,如果自己可以在长城上留下完整的人类足迹,并把这一路考察的内容记录下来,再把自己的心路历程和沿途经历的人和事写成文学作品,那就太有意义了!

刚好当时有一些外国人也向中国政府提出徒步考察长城的申请,我就更加坚定地认为,在万里长城上留下第一行完整足迹的,必须是华夏子孙!

《方圆》:第一次徒步考察情况如何呢?

董耀会:1984年“五四”青年节那天,我和两名同学组成“华夏子”长城徒步考察团队。我们穿着解放军赠送的军装,背着中国登山队攀登珠穆朗玛峰用过的背囊,在明长城起点的老龙头喝下朋友们斟满的壮行酒。从山海关老龙头出发,我们顶烈日,冒严寒,风雨无阻,一步一步,一段一段,经过508个难忘的日日夜夜,踏遍了长城沿线的崇山峻岭、沙漠戈壁,详细地考察记载了长城沿线110多个县、市所辖长城的历史变迁和现状,最后胜利到达明长城的终点嘉峪关。

这是中国人第一次对长城进行了全面周详的实地考察,也是华夏子孙在万里长城上留下的第一行完整的脚印。在这期间,我们边走边记录,此后用10个月的时间写了本《明长城考实》,记录了明长城的遗址现状。

《方圆》:保护长城有哪些重要意义?

董耀会:万里长城还有多少遗址?2012年6月,经国家文物局认定的中国历代长城遗迹总长为21196.18千米。各类长城资源遗存总数43721处(座/段),其中墙体10051段,壕堑/界壕1764段,单体建筑29510座,关、堡2211座,其他遗存185处。从21196.18公里遗址遗存这个数字,我们就能感受到长城保护的难度有多大。

明知道面临这么大的难题,我们为什么还要去做相关保护工作呢?这就要归根于,我们祖先为什么持续2000多年不断地修建和使用长城?长城的历史自然关乎战争的胜负,甚至关乎王朝的更迭,但绝不仅仅是这些。长城的历史更关乎中国历史的整体,关乎中华文化的传承和发展。

长城的意义主要体现在促进中华文化的发展,长城的历史文化价值主要体现为其对人类文明的贡献。

2

长城保护面临哪些难点

《方圆》:目前长城保护的整体情况怎么样?

董耀会:长城是中华民族的象征,熔铸了中华民族勤劳勇敢、自强不息的民族精神。长期以来,长城的研究薄弱与长城的伟大形成了极大的反差,至今大部分的长城仍时刻面临着自然和人为两方面因素的破坏威胁。

很多人去过北京的八达岭,去过河北秦皇岛的山海关,或是去过金山岭、慕田峪、嘉峪关等处长城旅游。然后,就以为那就是中国的长城,长城都是建成这个样子,都保存得这么完好。其实,不是的。

长城之伟大,可以用两个“长”概括。第一是长城体量的长,万里长城万里长。第二是长城历史的长,从春秋战国开始,长城有2000多年的历史。也正是因为这两个“长”,长城保护才非常困难。

长城保存很好的地方,已经少之又少。根据国家文物局2009年4月公布的明长城墙体总长度,为8851.8公里。其中6259.6公里的人工墙体,目前保存较好的不足10%,保存一般的约为20%,保存较差的约40%,保存差的、已经消失的约为30%。

近年来,由于各级政府和社会方方面面对长城保护工作的重视程度比以往提高了很多,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之下,长城保护面临的问题主要还是来自自然的毁损,人为的破坏相对要少很多。

所以在面对这样大体量的长城建筑遗址,如何在自然毁损前采取更好的保护措施,使墙体能更久远地留存下去,是我们现在的主要任务。

《方圆》:长城保护工作主要面临哪些难点?

董耀会:在我看来,目前长城保护最大的难点在于体量大,遗存分布范围极广,与之对应的基层文物保护力量十分薄弱。仅仅靠文物部门的力量,是完全不够的,还需要靠社会大众。

不少文物资源丰富、边远贫困市县的文物工作人员数量在5人以下,文物经费以千元计,日常巡查都存在困难,更不用说开展科学保护和执法督察等工作。

其次,长城的修缮和维护都需要资金投入,这恰恰也是当前长城保护的一大短板。目前国家财政投入的长城保护经费,主要是投放在大型修缮工程上,长城沿线基层文物部门的日常维护经费严重短缺,对于资金的合理分配和使用仍然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方圆》:这些难题应该如何解决呢?

董耀会:由于各级文物部门的人手有限,要想做工作,政府有关部门在加强法治建设的同时,还要更好地调动社会力量广泛参与。长城保护工作需要“众志成城”,需要更多的人齐心协力共同克服困难来完成。

修建长城的每一块砖石都是普通的,无数普通的砖石构建起了伟大的长城,我们长城保护的行走者,每一个人为保护长城做的也都是普通的小事,但我们携手构建起保护长城的“长城”,那一定是伟大的。

长城历史文化的宣传,对长城保护也很重要。大家懂得了长城的这份伟大,就会更加热爱长城,就会更自觉地保护长城。长城保护永远是一件正在进行的事,所以长城保护工作永远在路上。需要一代又一代的志愿者,为此做无私的奉献。

3

长城保护检察公益诉讼进行时

《方圆》:您参加过检察机关保护长城的活动吗?

董耀会:从青海、甘肃、内蒙古到河北,我都参与过检察机关调研长城保护的工作,特别是在河北省检察院自2020年6月起在全省开展的“长城保护检察公益诉讼专项活动”。

说起河北长城保护公益诉讼的启动,不得不提到2016年成立的河北地质大学长城研究院。这是国内首家依托高校成立的长城研究院,我担任院长。

为了进一步做好长城保护工作,长城研究院与河北省检察院在河北地质大学召开了一次长城保护公益诉讼的研讨会,主题是如何利用法律手段,以公益诉讼的形式介入长城保护。

我以前对检察公益诉讼这块完全不了解。在长城研究院成立之后,我与一些中青年教师进行交流,讲到过宁夏的一次破坏长城事件。有老师就提出,能不能让检察机关以公益诉讼的名义参与到保护长城行动当中来呢?因为针对破坏长城的行为,检察院可以向有关部门发出诉前检察建议书,没有哪个政府机构会无视检察院的法律文书。

于是,长城研究院和河北省检察院就开始启动研究,形成了一些初步的想法。从河北省的长城沿线各市开始做试点到现在,全省检察机关共立案长城保护公益诉讼案件115件、发出诉前检察建议71件、磋商结案30件,督促修复受损长城18处、协助划定保护范围20处,督促规划修缮方案14个、完善标识牌219处。

《方圆》:您对检察机关今后的长城保护公益诉讼工作有哪些意见、建议?

董耀会:在长城保护公益诉讼工作这件事上,检察官们认真学习了大量的关于长城的知识,他们在学习中逐渐深入调研,通过调研发现问题,然后再去解决问题。很多检察官只花了一年多时间,就成为了保护长城的法律能手。他们的飞速进步与刻苦钻研让我佩服不已。

现在,保护长城检察公益诉讼已经向全国范围内铺开,人们也形成了共识,就是遇到长城保护的问题或者长城遭受破坏的问题,可以找检察院解决。

目前来看,长城保护公益诉讼已经有了很好的开局,但长城保护工作是一项长期的任务,不能靠疾风暴雨似的突击来解决问题,而是要把将检察公益诉讼作为常态化、制度化的工作。

我也期待检察机关在下一步的工作中,能重点督促行政机关就经费预算、日常维护修缮、长城保护规划、长城保护员机制落实及长城保护宣传等方面积极履职。


责任编辑:wsm
0
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长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长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 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 件来源:“新长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长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 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 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长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新闻纠错:010-63728972 邮箱:3590880052@qq.com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长城网联系。

长城资讯

友情链接

新长城网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群众邮箱 工作人员